来自?娱乐?2019-12-17 14:44 的文章

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,轻点啊好大太深了,啊 cao死你个浪货 女生叫男生到她家桶她

 近距离看到许文那无比巨大之物,张晓月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,这可比她老公的大出了三倍不止啊。

 文学

 

她的小嘴有些发干,她觉得,如果许文有更进一步要求的话,自己一定不能答应。

 

许文不仅那里巨大,身体也很好很结实,且持久力相当惊人。

 

张晓月被他累的手臂有些酸软,于是换手、再换、双手……总之,许文依旧坚挺,依旧没有给他释放出来。

 

这让张晓月更是心惊。

 

想起自己男人门前的三板斧,再看看人许文这一夫当关……不由的心乱神迷。

 

“文哥……快好了没有?”

 

她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

许文也急啊,明明眼前这尤物是那么诱惑,明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可就算差了那么一点点力道,就永不妥协。

 

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,如果换自己来,那乐趣就少了许多。

 

想到这,许文不由的勾起了嘴角:“嘿嘿……晓月啊,要不你用嘴帮帮文哥吧,不然……很难的。”

 

嘴?

 

张晓月面色忽然红成了一块红布,话说,每次给她自己老公用嘴的时候,她都觉得特恶心,每次都想吐。

 

不过话说出来,她老公那东西即便用嘴吹起来,也没许文的大啊,不……根本不能比。

 

不知为什么,她忽然好想接触许文的巨大,即便是用嘴可能也不会有多恶心,她想。

 

然而,道德上的谴责依旧存在,她连忙摇了摇头拒绝道:“不行文哥,我有洁癖的。”

 

胸前的雪白在颤抖,白嫩的小手在翻飞,看着眼前的一切,许文再也按耐不住。

 

他突然跪在床上,不顾一切的将张晓月扑倒,大手在她柔嫩的身子上肆意揉捏。

 

“晓月,你就从了文哥吧,我受不了了。”许文的嘴巴一边在张晓月白净的脸庞上、纤细的脖颈上亲吻,一边喘着粗气猴急的说道。

 

张晓月被许文的疯狂吓到了。

 

听到许文的要求,她忽然清醒:“不……别这样文哥,我们不能……啊!”

 

就在她要反对的时候,许文的手指,已经击穿了她最后的一道防线,突入雷区。

 

许文不理会张晓月的反抗,他觉得,女人啊,说话都是反的,越是抗拒越是表示她想要,这个时候身为男人,就应该强硬一些。

 

丁字裤被许文拨到大腿的一侧,把自己那物对准了张晓月最后的雷区。

 

只要猛的一挺身,一切就显得自然多了。

 

可就在这时,张晓月的反应突然巨大起来,她猛的夹紧双腿,双手死死的抵着许文的小腹,身体扭动着向后退。

 

“别文哥,你别这样。”她急道:“我是有丈夫的人。”

 

许文愣住了,他忽然看见张晓月的眼圈红了。

 

难道她是真的不愿意?

 

张晓月不知道许文看得见,所以还以为自己的话打动了许文,连忙继续说道:“文哥,我不想做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,这样我良心会一辈子不安的。”

 

“你很爱你的丈夫?”许文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问。

 

张晓月神情一凝。

 

爱吗?

 

也许爱过吧!

 

她想起跟丈夫刚认识的时候,又想起刚刚结婚的时候,再想到最近他经常喝酒,喝完酒对她打骂的时候。

 

张晓月神情变的有些黯淡了。

 

雪白、性感的身体配上她这种黯然的神情,就好像是一个刚刚被人蹂躏过后的小怨妇一样。

 

许文皱起了眉头。

 

“这跟爱不爱没有关系。”张晓月拿起床上被自己解掉的浴巾,重新围在身上,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只是不希望自己没有底线。”

 

说完,她逃一样的离开了许文的房间。

 

许文也叹了口气。

 

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。

 

可是……

 

刚才的那一幕始终在他脑海里萦绕,而身下的巨大还在傲然而立。

 

没有办法,缺少点乐趣就缺少点乐趣吧,总比涨死要强,于是他回忆着刚刚的景象,狠狠的给自己释放了一次。

 

这个保守的社会真操蛋,许文想,如果大家都开放一点,都回归原始,出门都不穿裤子那该多好,像自己这样有优势的男人,想要释放的时候,肯定随时都会有一万个女人想要帮自己。

 

总有一天,哥会让你们都变成我的小羔羊。

 

人都会有一种天性,就是工作也好、上学也罢,这一天过的好像无比漫长,可如果你在家休息一天,你就又会觉得这时间过的可真他妈快,转眼天就黑了。

 

天黑的时候,苏倩回来了,她进门跟张晓月打了声招呼,而张晓月除了面色红润一些外,到也没表现出些其它的东西来。

 

“咦,晓月,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不一样了?”苏倩好奇的问道。

 

闻言,张晓月心里慌,连忙对着镜子照了照:“哪有?”

 

“真的,我觉得你面色红润了好多,而且好像更漂亮了。”苏倩认真的说。

 

“是……是吗?”张晓月心里打鼓。

 

“是真的,肯定是睡了一下午吧,不然气色不能这么好。”苏倩倒是没往别的地方想:“饿了吧?等会,我去做饭。”

 

“哦!”张晓月应了一声,坐在沙发上捂住了自己的小脸,她感觉她的脸颊都有点烫手。

 

苏倩做好饭,去叫许文吃饭,敲了敲许文的房门说:“表叔,吃晚饭了。”

 

许文应了一声,随后就继续假装摸索着走出了房间。

 

开门的那一刹那,一股腥味飘进苏倩的琼鼻,她皱着鼻子使劲闻了闻,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许文。

 

见许文摸索着走到餐桌前,苏倩咬了咬牙,走进了许文的房间。

 

那股味道更加浓郁了。

 

而且这种味道苏倩也并不陌生。

 

她想,肯定是许文自己释放了,要不然……

 

想起许文那巨大之物,苏倩的面颊也开始发烧,她忽然觉得许文这真是有点暴殄天物啊,那么大的宝贝,如果给自己,那该多好,该多满足。

 

想起这些,她双腿就有些软,而且好像已经来感觉了。

 

真是不堪,只是想了想就这样……

 

苏倩突然就红了脸。怀着心思吃完晚饭后,苏倩与张晓月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

 

许文也想看,可他却不能看,因为他害怕自己露馅,所以就假装听。

 

两个女人在家真是肆无忌惮,她们知道许文看不见,所以穿的很清凉,这让许文看的是肝火沸腾。

 

尤其还经历了跟张晓月在卧室的一幕,他愈发的心浮气躁。

 

“还是去冲个凉吧。”叹了口气,许文假装摸索着去了卫生间。

 

脱衣服刚刚脱了一半,脚下突然一滑“砰!”的一声摔倒在地,顿时被摔的眼冒金星。

 

外边的苏倩与张晓月听到浴室的巨响,也被吓了一跳,苏倩干嘛跑过去,隔着门问许文:“表叔,您怎么了?”

 

许文疼的呲牙咧嘴,听到苏倩的关心,本能的回了一句:“哦,没事,就是摔了一跤。”

 

“没事吧?”外边传来苏倩关心的问候。

 

“没事……”许文回了一句,但突然,他好像想到了点什么,连忙支吾道:“呃……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摔倒的时候,我的手先着地,怼了一下。”

 

“啊?那怎么办?”门外苏倩担心的问。

 

“唉!”许文叹了一口气,装作无奈的说:“实在不行就不洗了。”

 

苏倩推开门看见因为摔倒,搞的一身污渍的许文,不由的皱了皱眉头。

 

“不洗怎么行啊,表叔你身上都脏了。”

 

许文依旧叹气:“可我这手……”

 

见到这副情景,苏倩暗中咬了咬嘴唇,一个大胆的想法跃入她的脑海,小脸“腾”的一下就红了起来。

 

“要不然……要不然我帮您?”苏倩羞涩的说。

 

“啊?”闻言,许文心中一颤,顿时皱起眉头:“那多麻烦你啊,算了算了。”

 

嘴上是这样说,其实许文心里早乐开了花,事实上,他的手根本就没事,想起苏倩那双柔若无骨的小嫩手在自己身上抚摸,他心里就激动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

苏倩见许文拒绝,不由的暗自对许文高看了两眼,那丝羞涩的神情也随之消失,笑道:“没事的表叔,您是长辈,你不方便我帮您是应该的。”

 

许文佯装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妥协了。

 

苏倩帮他把外衣脱了,只剩下一条底裤,然后开始调试水温,而她的那双大眼睛却紧紧的盯着许文撑起的底裤。

 

她以为许文看不见,其实许文透过墨镜的镜片看的清清楚楚,心里别提多兴奋了。

 

这时张晓月也凑了过来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

看见许文只穿了一条裤子,而且裤子上还鼓起一大坨,瞬间脸也红了。

 

苏倩有些惊慌失措,连忙摇头说:“没事,表叔把手摔了一下,洗澡有点不方便,我帮他一下,你去看电视吧。”

 

苏倩背对着张晓月说,她不敢回头,害怕张晓月看见自己红如灯笼一般的脸蛋。

 

张晓月也不敢叫苏倩,也害怕她回头看到自己羞红的面颊。

 

总之,两个女人都有些心虚。

 

“哦。”了一声,张晓月心如鹿撞的就赶紧逃离了现场。

 

这一切都被许文看在眼里,不由为自己庞大的规模感到无比的自豪。

 

苏倩调试好了水温,开始用雨洒冲洗许文那壮硕的身体,而她的小手也开始在许文的身体上来回推摸。

 

许文确实很壮硕,身体上的肌肉很发达,当苏倩的小手触摸到这富有活力的肌体时,犹如触电一般,颤栗了一下,又慢慢贴了上去。

 

近距离的接触,她能听到许文强壮的心跳声,而许文浓重的呼吸也喷洒在她的小脸上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总之那气流总是拂过她耳根的部位,让她内心愈发的纷乱。

 

许文注意到,苏倩的小手总是在距离自己那巨大之物很近的地方,又迅速拿开,反复了好多次,仿佛刻意不去触碰自己的巨大。

 

可她的眼睛却一直盯在自己那里,从始至终都没移开过。

 

而且,她左手拿的雨洒,也总算有意无意的去冲洗自己裤子的边缘,仿佛是想把他的裤子给冲的脱落掉一样。

 

雨洒强大的冲击力总冲一个点,确实能把许文的裤子冲的往下慢慢褪去。

 

而许文心中十分得意,他也有意的配合苏倩,收起自己的小腹,减小对裤子的阻力。

 

很快,他小腹,以及那物,暴露在了苏倩眼前。

 

苏倩见到这一幕,鼻息开始加重,面色红的就像被红油漆泼在脸上一样。

 

她紧紧咬着下唇,眼睛一眨不眨。

 

真大啊,比吴杰的不知大了多少倍。

 

想起吴杰的家伙,再看眼前这东西,苏倩的心跳就愈发的急促。

 

她想,如果自己遭受一次这庞然大物的洗礼,那该多爽啊。

 

越想越觉得自己脸颊发烫,越觉得自己心火丛生,手便不由自主的伸进了自己的衣服,在胸前来回揉搓起来。

 

她知道许文看不见,所以也不避讳许文,可越是这样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做这种事情,她心底越是不能自持,那种刺激感比起跟吴杰真正的做,还要来的兴奋。

 

渐渐鼻息愈发的浓重起来,且还不时发出一声“嗯……”的轻吟。

 

慢慢,她好像也不满足于只对自己胸部的慰藉,那只手从胸衣内出来后,直奔裙底。

 

她的小脸距离许文火热的那处很近,那里特殊的味道更是刺激着苏倩的神经,让她对付自己雷区的那只小手,节奏更加剧烈。

 

“嗯……”

 

这种声音根本是不能自持的。

 

这一切她以为许文看不到,其实,她这番荡漾,早被许文尽收眼底了。

 

许文心里暗暗得意的同时,看到这一幕,情绪也自然无法控制,那处更是昂然抬头,差点就碰到苏倩的脸了。

 

觉得时间有点久了,许文连忙收回心声,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:“倩倩,怎么了?怎么停下了?”

 

就在苏倩渐入佳境的时候,许文这盆冷水兜头,让她瞬间清醒。

 

“啊……没,没怎么……我在调试水温。”把手从裙底抽出来,她慌乱的回道。

 

女人说谎就好像是本性使然一样,许文心里美极了,他忽然有个想法。

 

心动即行动,脚下一滑,许文身体失去平衡,霎时,扑在了苏倩的身上。

 

由于苏倩没有防备,且许文身体也重,一下子把苏倩也扑倒在地。

 

而许文那处在这次“突发事件”中,也终于跳出了束缚,且无巧不巧的正好怼在苏倩的小嘴上。

>>>>本文《神级技工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500万彩票网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江西快3 500万彩票网